http://www.majrosperu.com

哈尔滨志愿者绘制暗娼分布图防范艾滋病

  为了社会的安全,为了遏制艾滋病的发病率,从今年开始,温迎春和他的同事们采取了一些超常规的工作方式。他们对同性恋进行防艾宣传,他们主动将“风尘女”组织起来听课,给她们介绍如何使用安全套,他们绘制哈市的“暗娼地图”……

  “我们的成功从一个同性恋艾滋病患者开始。”哈市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所所长温迎春告诉记者:“我们通过他的帮助,使工作终于得以展开。这个人曾娶妻生子,但婚后不久,便发现同性更能吸引自己的目光,后来为了同性爱人他抛妻弃子。可是

  一年后,他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于是,他带着多名同性爱人以及前妻到哈市疾控中心进行了检测,庆幸的是这些人均没有被感染。但是他的生活已经跌至痛苦的深渊。现在,他已经是一名防艾宣传的志愿者,正以自己的不幸遭遇来提醒‘圈中人’增强预防艾意识,坚持使用安全套。”

  温迎春和他的同事在哈市某宾馆举办的一场“MSM(男男同性恋者)同伴教育”。这位“同志”登台现身说法,当众承认自己是一名艾滋病毒感染者。在此之前,他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当初,他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曾经背井离乡躲开亲人、朋友。而现身说法意味着之前的隐藏前功尽弃,甚至在“男同”圈里也会被孤立。但是,疾控人员的一番话让他终于下决心:“如果你勇敢地站出来,以后将有更多的人愿意站出来,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将会获得更多的关注和帮助。”于是他戴上墨镜走上了讲台。他对疾控部门、同性恋组织的帮助充满了感激之情,现在,他用实际行动回报了曾经帮助他的人们。

  “这次的‘宣教’是成功的,”温迎春说:“一共有近80名来自哈市及周边城市的男性同性恋者参加了学习。他们的眼睛虽然有点游离,但目光总是对着讲台,手不停地在笔记本上记录着。”很多男同性恋者表示:“听得越仔细就是对同伴越负责,毕竟我们从没接触过艾滋病防治知识。”

  哈市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所的王莉莉对记者说:“同性恋者的社会生活隐蔽,因为他们一直被视为非主流群体,一旦身份曝光,很难在原来的生活圈子内立足。所以我们想了这个办法,让同性恋本身做‘联络员’。让更多的同性恋民间志愿者担当起防治艾滋病的重要角色。我们的想法是,在他们的圈子中,以‘同伴教育’为主题,让‘男同’现身说法,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在这个圈子中普及艾滋病防治知识。”

  与此同时,温迎春还呼吁社会给予同性恋更多的关怀和理解。他说在同性恋人群中,七成以上的同性恋者是先天的。这种先天的差别无法通过自身后天的努力来克服,只能消极地接受先天或者环境的赋予。对此社会应该给予一种宽容的态度,就像对待另一种性别的人。按温迎春的分法,人可以有四类性别,分别是男、女、男男、女女。

  除了同性恋以外,“小姐”们是另外一类高危人群,如何深入她们内部宣传防艾呢,这又是一个难题。温迎春对记者说:“这方面我们主要是通过一些熟人把‘小姐’们找来听课。以前防疫部门为娱乐场所办卫生许可,工作人员认识了一些人,通过他们我们将一些地方的‘小姐’们召集在一起。”

  在奖品的激励下,参会人员争先恐后地纠错、上台进行演示,气氛很热烈。最后,工作人员演示了正确使用的方法。“我们的目的不仅是教她们如何正解使用安全套,还是在培养她们形成使用安全套的意识,以达到预防性病、艾滋病传播的目的。”参加过当时活动的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道。

  通过这样的活动,工作人员拉近了与“小姐”之间的距离,让她们明白工作人员是善意地向她们提供帮助。在最后的交流阶段,有的人说出了自己的困扰。有的人得了“病”不知道去哪里治,有的人不知道怎么防“病”……而对于工作人员的解答,她们听得十分仔细。

  为了更好、更广泛地宣传防艾。工作人员还要扮作客人,深入到风尘场所开展工作。常常是匆忙吃过晚饭后,四五名工作人员便背起装有宣传资料和安全套的工作包奔赴娱乐场所。他们通常使用三种方法接近“小姐”:假扮嫖客法、自我介绍法和熟人引荐法。

  于是他们想到了上述的方法。温迎春说:“哈尔滨的性服务人员多集中在洗浴中心,可是如果贸然地到收银台询问有没有‘小姐’,往往会得到否定的回答。因为哈尔滨的很多洗浴中心有两套机制,管理‘小姐’的人只对老板负责,而其他的工作人员即使知道也不会说。所以只有买门票进去,才能进行深入调查。”

  “当然,我们的工作是有尺度的,而且开展此项工作至少要有两名工作人员同行,一般是一男一女。有时候见‘小姐’要先谈价,但结账时并未消费,此时就会有人对我们工作人员的身份有诸多怀疑。外地曾有工作人员因此被老板找人围殴。”温迎春说到此时显得有些心有余悸。

  采访中,温迎春所长反复强调一点,艾滋病目前不能根治但能预防,使用安全套是最简单、最有效的预防手段。而社会上有人对此非议很大,认为这是对卖淫嫖娼行为的纵容。对此,温迎春说:“我们的行为是高尚的,是对全社会人群的保护。卖淫嫖娼行为既然已经存在,就应该勇敢地面对,免费发放安全套可以阻断性病和艾滋病的传播,这是一件对全社会有利的事。”

  温迎春还举例说明自己的感触,他说:“前些天一对男同性恋者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他们只有20多岁,都是硕士研究生,大好前途就这样断送。对此,我们的工作人员都感到无比惋惜。所以,这类人群需要我们的帮助和服务,艾滋病防治宣传工作任重而道远。”

  温迎春和他的同事们所做的一切,都是黑龙江省第五轮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的一部分,这项工作将持续5年。现在,温迎春和他的同事们已开始基线调查活动,对娱乐场所性服务人群、男男同性恋者、流动人群等重点人群的分布和感染情况进行调查摸底。还将调查高危娱乐场所、性病诊疗服务机构,安全套销售网点的规模及分布情况。同时通过问卷调查方式了解高危人群对艾滋病知识、态度和行为。

  历时一个月的调查,他们已制出5张地图:《哈尔滨市区暗娼人群地理分布图》、《哈尔滨市男男性接触人群地理分布图》、《哈尔滨市区性病诊疗机构地理分布图》、《哈尔滨市区安全套销售地理分布图》、《哈尔滨市区流动人口地理分布图》。

  在温迎春看来,哈市预防艾滋病的宣传工作局面已经打开。借助志愿者、非政府组织对男同性恋人群进行宣传教育工作,对性服务人员的宣传工作也有了良好的开端。现在,已经有老板亲自带着旗下的几十位“小姐”到疾控中心进行艾滋病检测。

  温迎春最后对记者说:“我们的干预措施并不是干涉别人的性取向或性行为,而是告诉他们预防艾滋病的知识和艾滋病的危害。告诉他们在做高危性行为时要戴安全套。这样做的根本目的是防治艾滋病,而艾滋病的感染率降低了,对全社会人群都将是保护。”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