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majrosperu.com

宁波海天精工一个令人景仰的存在你同意吗?

  首先,从1994年开始,海天就是全球产量第一的注塑机品牌,这个数字从那到现在一直保持这个记录

  海天作为注塑机制造企业, 为市场提供了两万两千台注塑机,其中约32.2%的产品出口至130多个国家与地区,海天做到这样,仅花了45年。

  其次,海天精工2016年11月份上市,上市之后连收30个涨停板,到12月21日,海天精工涨停收盘,创下最高价34.29元,较发行价1块5累计涨幅高达2186%,也就是说,涨了22倍。

  破了在2015年上市的暴风科技连板“金身”,暴风科技当时以“29个连续涨停+11个非连续涨停”席卷A股,28.91倍的最高涨幅,更是当之无愧的“妖股王中王”。

  但2016年,被海天精工的30连板破了,海天精工也至今是妖股中令人仰望的存在。

  那分析认为,海天精工上市后的暴涨,一主要是发行价太低的缘故,市场偏爱炒作次新股; 二是当然也不排除市场比较看好这家公司的潜力

  最后,2019年7月4日,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正式发布2018 年中国机械工业营业收入百强企业名单,在名单中,十家机床企业榜上有名。海天塑机集团排行第十

  老段一直听说很牛很神,一直无缘实地目睹,去年年底那一次江浙走访,顺便去了海天。

  去了之后,老员工就跟我们讲起张静章老爷子:1970年张老爷子来到江南农机厂当厂长(也就是宁波海天的前身),那时的厂房位于尼姑庵,一个 30平方米“小作坊”,

  厂里仅有四台锈迹斑斑的仪表库床,效益很不好,连吃饭都成问题,流动资金也只有100元。

  为了维持工人生计,棉花加工、农机配件、螺丝螺帽,没有我们不接的业务。仪表车、空气锤、无芯磨床等技术比较复杂的,就用“蚂蚁啃骨头”的精神来钻研、承接。

  那时候,张老爷子去经常去外地拉业务,带着产品的样本和服务信息,到台州、深圳、广州等地推销产品,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可能会有业务的地方。

  到了1972年,江南农机厂已经解决了大家的温饱,但是摆在面前的问题仍然棘手没有稳定的销售渠道,也没有拳头产品,在市场上没有竞争力。

  当时他碰到刚从上海出差回来的公社女文书,看见她脚上穿着一双从来没有见过的塑料凉鞋,精致又漂亮,第一次得知这种塑料鞋是用一种机器压出来的。这种机器叫注塑机

  那个年代好多人还在穿草鞋,老爷子当时觉得塑料鞋肯定有市场,因为制作成本低而且耐穿又好看,

  如果全国人民一人买一双那就不得了,突如其来的想法让他欣喜若狂,几个晚上都睡不着。比刚娶老婆那会还兴奋。

  他后来想到了宁波注塑机厂,当年国企牛得很根本瞧不上他,于是他就亲自去上海,托人找到了一位北京化工大学的老教授,扑通一下,是跪在老教授面前求教,老教授被感动,终于答应了张老爷子的请求。这才有了海天塑机。“

  他带动了宁波整个注塑机行业,中国一半以上的注塑机,世界1/3的注塑机在宁波生产。

  做了多年的注塑机之后,一直都是在用别人的工作母机机床,相当于脖子还是掐在别人手上,要搞好注塑机或者别的产品,需要有优质工作母机,要摆脱这种局面,得有自己的东西,于是建立了海天精工机床有限公司,

  现在海天精工的机床在国内来说也已经是名声在外,虽然远远说不上”特好“,但品质尤其是龙门,还是挺多人说不错的。

  造了机床后,发现关键技术还是被国外公司掌控,于是建立了海天驱动,知难而进,来开发伺服系统,电机,导轨丝杠等机械设备上关键部件。

  他很少向银行贷款,而且不允许企业参与房地产开发,哪怕是房地产最疯狂的那几年。

  凭他的能力和资源,想做那是分分钟的事,最后他选择不做。只做真真正正的机械企业的掌门人。

  老爷子不沾烟酒、连麻将都不打,使用整个高层的精神面貌良好,团结积极进取。

  企业说到底,就是人,这是张老爷子常说的话,他为了请到德国塑料与橡胶机械协会的原主席海勒姆弗兰茨担任执行副总裁,对他实行股权激励的同时,还给他开出了100万元的年薪。

  同时两年有一次集体旅游,有时接近1W人,有一次直接包了一辆火去了香港,搞得中英街上的小贩都惊呆了,一下子来那么多人吃住都困难,后来不敢这么集体行动了。

  还特地给海天的员工建设了海天新村,房子仅收取建设成本费用,并冬天免费提供供暖。

  张老爷子对员工的做派非常有意思,经常隔月发毛巾,肥皂,洗衣粉等日用品,还沿袭上世界7-80时代国企的做法。不知道这样的福利待遇在机械行业是不是良心了?

  最初搞机只是为了生存,后来做成了情怀和执念,已经不是钱的事了,就想搞出点东西来。如果只看钱,把资产出让,房产出租出售,存银行利息收益比搞机子赚得多很多。

  我们多么希望在高端机床领域有我们一席之地,我们是多么指望傻带头大哥能搞出点有自主知识产权硬货来,

  我们就可以很硬气的像曾国藩当年说的那样,“窃喜洋人之智巧,我中国人亦能为之,彼不能傲我以其所不知矣”。

  现在上面盯着,行业看着,民众期望着,所以他只能负重前行,没有退路,尽管很累,我想他可以值得荣耀。

  我是老段,关注我,为你讲述踏实耕耘在,机加行业每一个平凡人的故事!(来源:机加网老段)

  凡本网注明“来源:机床商务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浙江兴旺宝明通网络有限公司-机床商务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刊用本网站稿件,需经书面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机床商务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非机床商务网)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第一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与本网联系,并提供真实、有效的书面证明。我们将在核实后做出妥善处理。

  2020第二届青岛国际工业博览会(同期:第23届丞华济南国际数控机床展览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